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游戏开箱是不是赌博,人们争议的关键在哪里

即使最沉迷抽卡和开箱的玩家心里也多半清楚,他们玩的这些游戏带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而成为“欧皇”还是“非酋”,说是玄学,其实都是游戏开发者们精心操控下的产物。不过,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地方,开箱算不算赌博,目前还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认定,仍处在公众与相关机构的激烈讨论当中。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针对开箱游戏进行立法的呼声已经出现了很久。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多国的监管部门都希望将开箱认定为赌博,从而进行更严格的监管。行业协会和游戏评级机构表示反对,认为开箱并不具备赌博行为的所有要件,将之等同于赌博并不合理。

2022年9月,芬兰国会议员塞巴斯蒂安·廷屈宁提出了一项法案,建议将游戏内的开箱作为一种赌博玩法进行监管。前段时间,为了探究这项法案对芬兰游戏行业的影响,媒体采访到了约瑟夫·梅西博士、博士生托比亚斯·马汀伦和廷屈宁本人。作为学者,梅西的研究方向是电子游戏消费与参与新兴赌博活动之间的关系,马汀伦则专注于研究游戏里的开箱以及游戏里的赌博行为。

身为国会议员,廷屈宁也是“正统芬兰人党”的成员、芬兰政坛右翼民粹主义的代表人物。当被问到廷屈宁的观点是否会影响法案通过率时,马汀伦表示,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未必是以人们想象的方式。“说来奇怪,这项法案可能会从廷屈宁身上受益,因为他是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能够推动法案得到更多人关注。”

但马汀伦强调,与提出法案的人是谁相比,里面的内容更加重要。

/>

廷屈宁曾3次因发表不当言论而被认为有“种族煽动”行为

认定的关键

以前,芬兰从未试图对游戏里的开箱进行监管。根据现行法律,如果要将某种活动定性为赌博,参与者必须支付一笔费用,结果要有一定的偶然性,并且参与者获得的奖品必须具有货币价值。“与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一样,芬兰是以金钱或金钱的价值来定义赌博。”马汀伦说。

在芬兰,国家警察委员会监督全国的警察工作,并设有一个专门部门,负责解释和执行芬兰的《彩票法》。这个部门并不将大部分开箱视为赌博,因为玩家只能在游戏里使用那些开箱得到的奖励物品,换不成真钱,被认为不具备货币价值。由于大部分开箱的奖励确实被设计成不能直接兑换金钱,它们通常不会被视为一种赌博形式。

这种看法与世界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情况类似,只要不是在付出金钱后又赢得了真金白银,就不被看做是赌博行为。美国娱乐软件评级委员会(ESRB)就认为,只要不涉及双向的金钱交易都不算“赌博”,只能算是“虚拟物品购入”。

马汀伦解释说,廷屈宁提出的法案旨在修订《彩票法》,将彩票的法律定义扩大到包含“虚拟可用利润”,或者具有虚拟价值而非货币价值的奖品。这意味着开箱可能被视为一种赌博,即便开箱得到的奖品不能兑换成真钱。

目前还不清楚这一变化的影响面有多大。从某种意义上讲,法律对“可用虚拟奖品/利润/结果”的解读,将会决定这个法案如何影响芬兰游戏行业。但即便在芬兰语中,对这个术语目前也没有明确的定义。

廷屈宁说,关键在于,就算开箱的奖品没有货币价值或交换价值,也可以被视为赌博。只要开箱符合赌博的另外两项特征,即玩家需要花钱,并且事先不知道箱子里的内容,这种行为就应该被视为赌博……无论奖品是否具有货币价值。

/>

2021年,全球游戏行业总收入为1780亿美元,其中约150亿美元来自开箱和游戏内购

如果法案被通过,那么在芬兰,开箱就会被定性为赌博——即便玩家无法出售、交易或转让自己开箱获得的奖品,只能在游戏内使用。与此同时,如果玩家可以通过第三方网站出售或交易开箱的奖品,那也会被视为赌博。

马汀伦说:“如果玩家愿意花钱从开箱中获得随机内容,那么至少从玩家的角度来看,这些内容是有价值的。”换句话说,就算玩家不能从游戏内物品中获利,因为对游戏的投入和喜爱,在主观上也会认同它们具有价值。马汀伦希望通过这项法案:“我们不用再反复争论某件物品是否拥有真正的货币价值,是否可以在某些市场出售……这样一来,当有新游戏发布,或者出现新的开箱奖品交易形式时,就不必每次都修订法律。”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法案的适用对象并不局限于开箱奖品,而是包括所有游戏内的虚拟奖励。

“虽然修正案将开箱作为引入这一变化的切入点,但并没有明确提及这些行为一定是开箱。”约瑟夫·梅西博士说,“法案提到的是具有随机性的付费道具,包括对消费者具有某种可用价值的虚拟物品,所指的不仅仅是开箱,还包括任何基于概率以及为玩家提供虚拟奖励的游戏内交易。”

/>

近年来,“FIFA”等大型游戏中都加入了类似玩法,这也常常受到国外青少年团体和研究人员的抨击

/>

EA的游戏《星球大战:前线2》因课金设计太离谱遭遇了玩家的强烈抵制,被视为开箱游戏中的典型案例

梅西和马汀伦都乐于看到这个法案的提出能引起更多人对相关话题的关注。“这项法案并没有狭隘地针对开箱,而是关注虚拟物品被赌博化的整个概念,这是件好事。”马汀伦说。

按照廷屈宁提出的法案,芬兰只会对玩家花钱才能开箱的行为进行监管。梅西解释说,这是“试图有意识地将人们可以接受、基于概率的正常情况,与赌博行为区分开来”。马汀伦也认为,这是对修正案的合理限制,因为监管的目的不应该是消除游戏里的所有随机性。“如果将电子游戏中所有形式的随机奖励(比如RPG中的随机装备掉落)都视为开箱,那显然也不对。”

“如果过度地将这种概念扩大化,会很容易导致情况变得非常混乱。”马汀伦说。

影响会有多大

谈到法案可能产生的潜在影响时,马汀伦首先指出,芬兰的传统赌博行业存在垄断。在芬兰,只有芬兰国家彩票公司可以提供直接涉及金钱的赌博服务,例如赌场或老虎机。如果开箱被视为真钱赌博,那就只有国家彩票公司才可以经营。

在芬兰,小规模的“抽奖”也被视为赌博,但可以由那些获得芬兰国家警察委员会许可的公司组织。根据芬兰现行法律,赌博许可证不能被颁发给试图从赌博活动中获利的私人公司。如果开箱被视为一种抽奖,那么游戏公司就必须申请许可证才能在游戏里加入。

梅西说:“游戏公司之所以在游戏中加入这些元素,是因为这能让他们赚更多钱,这是不可接受的。”马汀伦则指出:“在芬兰法律下,如果开箱和类似的机制被视为抽奖,那么游戏公司实际上很难获得出售这些道具的许可。”

/>

手游时代,许多来自芬兰的游戏公司就是靠免费游戏崛起的

如果这项法案通过,Supercell、Rovio等芬兰游戏公司将会作何反应?

“这些公司为芬兰经济和政府贡献了大量税收。”梅西表示,“这一变化会严重影响他们的业务模型,他们运营的《部落冲突》之类的游戏都是F2P的形式。”

马汀伦补充说:“Supercell等公司要么改变游戏的盈利方式,要么就离开芬兰市场。游戏公司完全可以停止在芬兰提供游戏,而不是真正改变他们向玩家售卖这些道具的方式。与此同时,我也很难想象Valve等国外公司会屈服于芬兰政府,改变自己的运营方式。”

虽然这项法案可能会对芬兰游戏公司的营收产生巨大影响,但廷屈宁强调,推动法律层面的变化非常重要。“芬兰的赌博问题很严重。”他说,“2019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我们这个拥有550万人口的国家里,多达11.2万人被赌瘾困扰,这令人震惊。在芬兰,任何一家普通的杂货店旁边,都有可能摆放着成排的老虎机。”

“与杂货店的老虎机一样,游戏里的开箱也将赌博带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对年轻人的影响尤甚。大部分人都知道在线赌场和投币式老虎机的危害性,但许多人还不太了解开箱,尽管游戏玩家对它们已经非常熟悉。”

/>

芬兰近年来一直在减少实体老虎机的数量,但网络赌博随之流行,民众玩电子游戏的平均时长也在增加

马汀伦和梅西都欢迎这项新法案。梅西认为,“赌博本身不是问题”,但游戏公司必须改变“提供方式”——在那些提供开箱的游戏中,他们需要承担关照玩家的“义务和责任”。“这恰恰是游戏公司所欠缺的,他们从来不愿意对玩家承担任何形式的义务。”

不过,这个法案究竟能产生多大效果,梅西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当这些法案生效时,开箱将会变得跟现在完全不同。一旦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项法案将被通过,游戏公司就会采取其他行动。与耗时数年的立法过程相比,他们修改游戏内容的速度快多了。”

两位学者还提到,游戏公司可能会想方设法钻法律空子。例如,可以改为在玩家购买虚拟货币时附带提供箱子,或者只允许玩家使用虚拟货币购买箱子——玩家既可以在游玩时积累虚拟货币,也可以花钱购买。

廷屈宁说:“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个相对新鲜的现象,而且并不简单。但关键在于,我们得迅速行动起来,不断加强监管,最危险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做。我们不能指望灵丹妙药,一下子都井井有条,但我认为,包括挪威消费者委员会等机构在内,他们的看法都和我们一致,传达了一个我们都应该倾听的明确消息:开箱确实是个问题,显然需要监管。”

“在加强监管的同时,我们需要提前思考一两步,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得现实一点:为了逃避监管,某些公司可能会玩出各种花样……因此我们需要关注游戏行业的变化,并在发现新问题的苗头时及时做出反应。这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比赛。”

无论这个法案能否通过,进而有效地实现其目标,梅西强调,提高公众对这个问题的认识非常重要。“我们很难有效地监管游戏,如果能够让相关部门和社会上的普罗大众都开始讨论这些话题,那也是不错的。”

本文编译自:gamesindustry.biz

原文标题:《Exploring Finland’s proposed loot box regulation》

原作者:Hannah Heilbuth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上asmr助眠导航站 » 游戏开箱是不是赌博,人们争议的关键在哪里